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军事

虎贲万岁常德保卫战 PDF电子版

本书作者:张恨水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356
出版社:湖南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08-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7-12-06 00:00:00
ISBN:9787543873537
下载统计:271
TAGS: 张恨水 万岁 保卫战 虎贲 常德
虎贲万岁常德保卫战 PDF电子版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张恨水编著的《虎贲王岁常德保卫战》讲述了1943年秋,日军为掠夺战略物资和牵制中国军队反攻滇缅,在华北方面出动了大量兵力,进逼常德。代号“虎贲”的国民党74军57师誓死保卫常德,8000勇士“以一敌八”,与日寇浴血巷战,坚守16昼夜,死伤殆尽。此战悲壮惨烈,日军战后以“凄绝”形容,承认中国军队的抵抗“堪为保卫上海战役后最激烈之一次”。

  张恨水先生赤胆豪情,写成这部“为57师阵亡将士请命之作”《虎贲万岁(常德保卫战)》,完全以真实史料和战争亲历者口述为基础创作,书中从师长到火夫全是真名实事,时间地点等与战史完全吻合。

目录

编者按

自序

第1章 大雷雨的前夜

第2章 第二个爱人走了

第3章 死活在这圈子里

第4章 《圣经》与情书

第5章 向炮口下走的路程

第6章 太浮山麓摸索着

第7章 虎穴上的瑞鸟

第8章 多谢厚礼恕无小费

第9章 老百姓加油

第10章 石公庙堤上和堤下

第11章 罗家冲壕中行

第12章 第八次进犯又压下去了

第13章 电话中的杀声

第14章 炮打波式阵

第15章 西北郊一个黄昏

第16章 手榴弹夜袭波式阵

第17章 话说叶家岗

第18章 夺回岩凸

第19章 三个女人

第20章 文官不怕死

第21章 黄九妹还活跃着

第22章 火药涂染的情书

第23章 风!火!雷!炮!

第24章 肉搏后的一个微笑

第25章 回马枪

第26章 四十八颗手榴弹

第27章 锦囊三条计

第28章 火瀑布下的水星楼

第29章 竹竿挑碉堡

第30章 女担架夫

第31章 两位患难姑娘

第32章 勤务兵的军事谈

第33章 鸟巢人语

第34章 夜风寒战郭星火肃孤城

第35章 铁人铁人

第36章 自杀的上帝儿女

第37章 战至最后一人的壮举

第38章 零距离炮与火牛阵

第39章 余师长弹下巡城

第40章 忽然寂寞的半天

第41章 逮活的

第42章 没让敌人活埋到

第43章 虎啸

第44章 杀四门

第45章 一以忠勇事迹答复荒谬传单

第46章 覆廓碉堡战

第47章 通信兵和工兵都打得顶好

第48章 看到巨幅电影广告

第49章 秃墙夹巷中之一战

第50章 向民间找武器

第51章 刀袭敌后手推战梯

第52章 余师长亲督肉搏战

第53章 最得意的一句话

第54章 听!援军的枪声啊!

第55章 裹伤还属有情人

第56章 平凡的英雄神奇的事实

第57章 人换机枪

第58章 这样的吃喝休息

第59章 对攻心战的一个答复

第60章 师部门前的血

第61章 江心泪

第62章 冲!冲过去

第63章 罗家岗望月

第64章 用日本机枪打日本兵

第65章 没有垮字

第66章 拿下傅家堤早过年

第67章 饱餐了精神不知肉味

第68章 拿下毛湾打开大门

第69章 一口气打回城去

第70章 国旗飘飘

第71章 废城巡礼

第72章 坐井观天

第73章 敌尸群中夜猎

第74章 荒凉,恐怖,奋斗!

第75章 舄履交错

第76章 复活之夜

第77章 一只离群狐雁

第78章 空山无人

第79章 一场恶梦以后

第80章 虎贲万岁

精彩书摘

他们一觉醒来以后,天还没有亮,可是掏出表来擦着火柴一看,已经是五点半钟了。在早起的军人生活里,这已不能算是早,各人忙着漱洗吃早饭。到了六点钟,那天色依然不肯亮,这是个夜长的季节,也是阴雨天,大概非到七点钟不能看见走路,程李二人各收拾了一个简单行李卷,将油布包着,反是静静地等着天亮。六点半钟,由一个勤务兵挑了两个小行李卷,随着程李二位走出了北门。天上细雨烟子,更是密密地卷成了云头子,在半空中翻腾。泥泞的路上,很少人迹车辙。四方天色沉沉的,云气盖到平畴上。落了叶子的枯树林,向半空里伸着枝丫,在寒雨烟里颤动。沿路的浅水田和小河汊,加重了一番潮湿,也就让看的人增加了一重寒意。其实,这和平常的树木、河田并无两样,但在行人眼里便觉得带了一分待呜咽出声的凄楚姿态。这理由是很简单,因为风雨里面不但是山炮和重炮的声音,侵犯了这个阴沉的原野,就是那啪啪的机枪声,也一阵高一阵低地传送了来。这些河田和树木,在霏霏的细雨阵里仿佛寂寞得有些向下沉落,它们一致地发愁,不久就要被敌人的腥膻臭味涂染。出城走了一二十里路,并不见什么人影,就是经过几处人家,也只有村子面前的小河,浅浅地流着水。村子外高大的柳树,在人家屋顶上,摇撼着枯条,所有人家窗子和大小门都已紧紧地闭着。程李两个人顺着大路,向西北角走,那一阵阵的寒风,正好扑面地吸着,两个人和一个勤务兵,悄悄地走着,都没有说一句话。又走了一两里路,枪炮声有时就听得更清楚,这就看到一群老百姓,男女老少都有,背着包袱,挑着行李,走得路上的泥浆四溅。虽是他们也都打着雨伞戴着斗笠,可是那些细雨烟子把他们的衣服都打湿了。他们是背了枪炮声,走着来的,看到有人迎着枪炮声走去,都不由得站住了脚,向这三个人看上一眼。有人看清楚了他们的佩章,便向同行人道:“这是虎贲呀!”程李两人听说,不免站住了脚,也各个看他们一眼。有一个老人问道:“官长,我们由这条路逃难,没有什么危险吗?”程坚忍道:“没有危险,不过要快快渡过沅江,才比较的安全,毛湾以北,都是我们画定了的作战区域,你们是哪里来的?”老人道:“我们是盘龙桥一带的百姓,炮火越打越近,到夜里响得更厉害,我们怕日本鬼子会在黑夜里冲过来,摸黑走了几十里路,各人身上,等雨洒得像落汤鸡一样,日本鬼子真是害人。”程坚忍道:“所有的老百姓都疏散了吗?”这就有几个人同声答应着没有没有。老人回头看看后面两个女人、几个孩子,因道:“我是有这些个累赘,不能不跑。要不然,我真愿意帮着你们虎贲打仗。”李参谋笑道:“你们那个地方,不是我们虎贲的防区。”他这样说明了一句,那些老百姓彼此望了一下,那表情里似乎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子,又有点失望的样子。程李二人因要赶着走路,也不便向百姓多说什么,彼此分头走去。一路之上就不断地遇到逃难的百姓。而百姓的形状,也越来越狼狈,有许多竟是空着两只手的,不但周身被雨打湿,那泥浆点子溅着他们的青蓝衣裤上,全成了花衣。程李二人互相看看又点点头,这个挑行李的勤务兵王彪,是程坚忍的小同乡,和参副处的长官向来处得很好。他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十足的山东老杆,有话忍不住,他将肩膀上的扁担,挑着一闪一闪的,便道:“我说,参谋,咱向前走,得留点儿神,别是人家垮下来了吧?”程坚忍道:“胡说,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哪个部队也要和敌人打他个十天八天。昨天晚上的消息,敌人还在临澧呢,这里向前虽没有什么大山,倒不断的是些丘陵地带。太浮山那一带的地势就是山了,若有我们五十七师一个团,最起码也守它一个礼拜。”王彪道:“谁不是那么说,可是你听听这炮声,就不像是很远。”李参谋道:“你知道什么?那是天气的关系。师长让我们和友军的军部取得联络,这个光荣的任务,关系是很重大的。炮弹向我们面前落下来,我们也得赶到盘龙桥,小伙子,走吧,还没有走到一半的路呢。”王彪见两位长官都这样说了,他也就不再提什么,在裤带子上取下掖着的一条毛巾,擦着脸上淋的雨水跟着两位参谋走。他有点不甘寂寞,口里低声唱着:“正月里挨妹是新呀春,我带小妹妹去看呀灯,看灯是假的,妹子呀!看妹是真情!二月里探妹龙抬呀头……”“呔!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唱的是些什么玩意?”程坚忍回过头来,带着笑喝骂了一声。王彪笑道:“参谋你对俺说过,当军人无论到些什么紧张场面,都要镇定,必须坦然地去达成任务,俺这是坦然地去达成任务。”程坚忍道:“你不会唱好听一点的歌子吗?”李参谋说道:“老程,你这话至少有点不识时务。他们肚里有什么好歌?要不就是‘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可是他这时候和你写情书一样,他需要轻松不需要紧张。”程坚忍也笑了,因道:“王彪,在常德你有罗曼史没有?”王彪道:“什么?吃螺蛳?这玩意儿,俺山东侉子吃不来。”李参谋哈哈大笑,笑得身子一歪,脚下虚了,在泥浆里伸着腿一滑,几乎倒了下去。程坚忍一把将他扯住,笑道:“何至于乐到这个程度?”可是那泥浆被他一滑溅了出去,正好溅着一大点,直射到王彪的脸上,他笑道:“没吃到螺蛳,吃点养活螺蛳的泥吧。”说着,又拿手巾擦脸。李参谋笑道:“你还有这样的白手巾,是常德老百姓的犒劳品吧。”他道:“不是,是俺干娘送俺的。”李参谋道:“你还有个干娘啦,有干姐姐干妹妹没有?”王彪虽挑着一肩行李,可是他听了这话,满身感到舒适,咧着大嘴笑起来。李参谋说道:“你看罗曼史来了。”程坚忍道:“看你不出,你在常德还有个干妈,干妹子一定漂亮吧?怪不得你口唱着那个怪难听的歌。”王彪笑道:“我一个当大兵的穷小子,还敢存什么心眼儿?”李参谋笑道:“这问题越谈越有趣了。王彪,你说吧,你真是有这么一个干妹子的话,打完了仗,我们帮你一个忙,让她看得起你,她是怎样个人?”王彪只是咧了嘴笑,没做声。程坚忍道:“真的,打起仗来,你加点油,让师长提拔提拔你。”王彪笑道:“真话?”程坚忍道:“真话!可是我们得知道你是怎么一档子事。”王彪笑道:“俺就说吧,反正也瞒不了。俺干娘是下南门师部斜对门卖侉饼的,她爷们去年死了,跟前就只有这么一个姑娘,没给人,要招门纳婿。我常常把参副处的衣服送给她娘儿俩浆浆洗洗,所以和她们很熟,叫声干娘闹着好玩罢了。我这个穷小子,还敢打什么糊涂主意?”李参谋笑道:“你敢不敢,是一个问题,有没有这意思,又是个问题,你能说,你没有一点意思吗?”王彪嘶嘶地笑。程坚忍道:“据你这么说,也是咱老乡?”王彪道:“她们是河南人,直鲁豫,咱算是一个大同乡吧?”他问道:“她姓什么?”王彪道:“姓草头儿黄,干娘四十八岁,她二十岁,算是个老姑娘吧?”程坚忍操着家乡话问道:“长得俊不俊?”王彪笑道:“让她把头发一烫旗袍一穿,抹上点儿胭脂粉,和人家摩登大小姐一比,那也比不下马来呀。”程坚忍笑道:“老李,你听他这点儿自负。王彪,你的干娘,现在疏散到什么地方去了?”王彪很干脆地答道:“她娘儿俩没走。”李参谋道:“什么?她们没走?藏在什么地方呢?”王彪道:“她们给人家一家店铺看守店屋,每天得工资一千元,看一天算一天,她们照样把店门反锁起来,藏在里面,你们催办疏散的人,也猜不到。”程坚忍道:“穷人真是要钱不要命。王彪,你为什么不劝她们走?”
……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如确需要请联系客服QQ: 27991708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上一图书:战役学发展研究 下载
·下一图书:记刘帅 电子书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