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科学 > 社会科学理论

人文与社会译丛:自由及其背叛 电子版下载

本书作者: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194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5-09-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7-03-01 00:00:00
ISBN:9787806579183
下载统计:994
TAGS: 社会 自由 人文 译丛
人文与社会译丛:自由及其背叛 电子版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自在及其背离》原为以赛亚.柏林1952年在BBC第三套节目所做的系列讲演.他从自在主义的根本实践登程,探讨了近代驰名思维家爱尔培修、卢梭、费希特、黑格尔、圣西门和迈斯特等人对自在以及人类历史的看法。在伯林看来,除了迈斯特是人类自在的悍然拥护者外,这些思维家都对人类的自在持一定态度,但他们对自在的了解,却招致了反自在的历史结果。

作者简介

  以赛亚·伯林(1909-1997),英国哲学家和政治思维史家,二十世纪最驰名的自在主义常识分子之一。出生于俄国里加的一个犹太人家庭,1920年随父母返回英国。1928年进入牛津大学攻读文学和哲学,1932年获选全灵学院钻研员,并在新学院任哲学讲师,其间与艾耶尔、奥斯丁等参加了日常言语哲学的静止。二战时期,先后在纽约、华盛顿和莫斯科负责内政职务。1946年重回牛津传授哲学课程,并把钻研方向转向思维史。1957年成为牛津大学社会与政管理论传授,并获封爵士。1966年至1975年负责牛津大学沃尔夫森学院院长。次要著述有《卡尔·马克思》(1939)、《自在四论》(1969,后裁减为《自在论》)、《维柯与赫尔德》(1976)、《俄国思维家》(1978)、《概念与范围》(1978)、《反潮流》(1979)、《集体印象》(1980)、《歪曲的兽性之材》(1990)、《事实感》(1997)等。

精彩书评

  伯林最驰名的演讲,从未有人以如此流利和激情的文字议论过这么形象的主题。……这些讲座不要求你有专门常识,它们以十分平易的形式引见了古代政管理论中的一些要害概念。
  ——诺埃尔·马尔科姆
  伯林最出色的文字:充溢生机而不流于虚夸,博学多识而没有卖弄。
  ——彼得·沃森

目录

重印阐明
编者前言
导论
爱尔培修
卢梭
费希特
黑格尔
圣西门
迈斯特
正文
索引

精彩书摘

  我晓得人的真正自我寻求的货色是什么;由于它肯定寻求我自己的自我寻求的货色,只需我晓得如今的我就是我本人真正的自我,而不是别的空幻的自我。两个自我的这种观点确实在卢梭的思维中施展作用。当我阻止一集体谋求罪恶目的时,甚至当我为了避免他给别的坏蛋造成损伤而将他投入监狱之时,即便我将他当做寡廉鲜耻的罪犯而执行之时,我这么做不是出于功利主义理由--给他人带来幸福;甚至不是出于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理由--因他做恶而惩罚他。我这么做是由于,这是他心田里更优秀的、更事实的自我会做出的行为,如果他容许它谈话的话。我不只把我本人当成了主宰本身举动的权威,也当成了主宰他人举动的权威。这就是卢梭有名的警句--社会有权强制人们获取自在--的含意。
  强制一集体取得自在就是强制他以感性的形式行事。一个失去本人想失去的货色的人是自在的;他真正想要的货色是一种正当的目的。假如他想失去的不是一种正当的目的,他就不是真正想失去什么货色;如果他并不想失去一个正当的目的,那么他想失去的不是真正的自在,而是虚伪的自在。我强制他去做某些将会让他快乐的事件。如果他发现了本人的真正自我,他就会对我心存感谢:这就是他驰名学说的思维外围,在卢梭之后,东方的独裁者们无不利用这一恐惧悖论来证明本身行为的正当性。雅各宾派、罗伯斯庇尔、希特勒、墨索里尼等等,用的都是这种很相反的论证办法,他们说,人们不晓得本人真正想要什么,因而咱们代替他们、代表他们争取那种货色,从而送给他们那种关于他们来说有些神秘、他们本人还不晓得、但是他们又“真正”想要的货色。当我处决罪犯的时分,当我强制人类屈服于我的意志的时分,甚至当我组织审问的时分,当我用酷刑折磨人并杀死他们的时分,我不只是在做无利于他们的事件--虽说这种行为相当可疑--而且是在做他们真正想做的事件,虽说他们对此百般承认。如果他们承认,那是由于他们不理解本人,不理解本人想要失去什么,不理解这个世界的状况。因而由我来代表他们,替他们谈话。这就是卢梭的外围学说,正是这种学说招致真正的奴役,沿着这条门路,从相对自在观点的神化,咱们逐步看到相对民主主义的观点。只有一种代替性抉择是正确的代替性抉择,这时分没有理由为人类提供多种抉择,多种代替性抉择。当然,他们必需做出抉择,由于他们假如不去抉择,就不具备自发性,就不是自在的,就算不上人类;可是,假如他们没有做出正确的代替抉择,假如他们做出的谬误的代替性抉择,这是由于他们的真正自我没有施展作用。他们不晓得本人的真正自我为何物,而我,理智、有感性、作为伟大的善良的立法者,却晓得它是什么。卢梭是具备专制天性的;他对个体立法者的依赖水平,远不迭他对议会的依赖,不过,只有当议会决议去做一切议员的外在感性--他们真正的自我--的确想做的事件之时,议会才是正确的。
  正是由于这种学说,卢梭才成其为一名政治思维家。这种学说既无利又有弊。无利之处在于,他强调,一个社会假如没有自在、没有自发性,就不可取,这是18世纪功利主义者想象的社会,在这种社会里,极多数专家以温和的形式去组织生存,从而赋予社会上最大少数的人以最大的幸福,关于一个更喜爱狂放不羁、无奈无天、自发性的自在的人来说,这样的社会是令人厌恶的,除非做出举动的是他自己;他喜爱这种自在的水平可能超越最大水平的幸福,如果那种幸福产生于这一现实:不是依据他自己的意志,而是依据居高临下的某位专家的意志、某位治理者、以固定模式组织社会的谋划者的意志,将他整合到一集体为的制度之中。
  弊病表现在,卢梭确实参加了制作真正的自我这个神话,打着真正的自我这个旗帜,我就能够去强迫他人。毫无疑难,一切审判人员、一切大的宗教机构,都试图证明他们强迫行为的正确性,而他们的强迫行为,在某些人看来,不论怎样说,都是严酷的和不公正的;不过他们至多运用了超天然的支持力气去保卫本身。至多他们动用了感性不应去质疑的支持性力气。不过,卢梭置信,经过纯正自在自由的人类感性,经过间接察看天然,实际存在的三维的天然、作为空间里的客体这个意义上的天然,能够发现所有事物--人类、植物和无生命的物体。因为没有超天然权威的协助,他只好求助于这一恐惧的悖论,正是因为这个悖论的缘故,自在最终被证实是一种奴隶制度,想失去某物就是基本不想失去它,除非你想以一种非凡形式失去它,这样一来,你很可能对一集体说,“你可能以为本人是自在的,你可能以为本人是幸福的,你可能以为你想要这想要那,但我比你更理解你,更理解你想要什么,更理解什么货色会使你失去解放”,如此等等。这是一个用心险峻的悖论,依据这个悖论,一集体在得到了他的政治自在和经济自在的同时,却在一个更初级的、更粗浅的、愈加感性的、愈加天然的意义上取得理解放,对此,只有独裁者或国度,只有议会,只有最高的权威能力意识到,这样一来,最不受束缚的自在与最严苛和最有奴役性的权威发作了重合。在有史以来一切思维家中,卢梭是这个大倒错的罪魁祸首。这个大倒错在19和20世纪造成的种种结果毋庸详说,这些结果现在还与咱们同在。在这个意义上,如下说法一点也不矛盾:卢梭自称是有史以来最激越和最激烈地酷爱人类自在的人,他试图解脱所有约束,解脱教育、油滑、文明、传统、迷信、艺术以及所有事物的限度,由于这些货色不论怎样说都影响到了他,这些货色在某些方面限度了他作为人所应有的天然权益--虽然如此,在整个古代思维史上,卢梭是自在最阴险和最可怕的一个敌人。 ↓



下载地址

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 . . .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