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摄影 > 摄影技法

中国国家地理:喜马拉雅的孤行者 PDF电子版

本书作者:李国平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175
出版社: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09-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4-09 00:00:00
ISBN:9787500086628
下载统计:430
TAGS: 李国平 中国 国家地理 喜马拉雅
中国国家地理:喜马拉雅的孤行者 PDF电子版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中国国家地理:喜马拉雅的孤行者》是一本集亲历文字与实景拍摄于一体的精美画册。著名摄影师、户外专家李国平先生,用精练而质朴的文字,记录了自己穿越喜马拉雅山深处无人区那一段段充满紧张与惊险、激情与豪迈的经历并精选出100多张其他摄影师拍不到的超震撼的好照片,成就了这本不平凡的《中国国家地理:喜马拉雅的孤行者》。说它不平凡,是因为它记录了一位勇敢的摄影师对高镜头的渴望,记录了一位怀揣梦想的男人对自然的追寻,记录了一个坚强的心灵对生命的挑战,记录了一个高傲的灵魂对寂寞的不屑,让人无法不为作者的坚韧与执著、乐观与豁达而感动,而喝彩。

目录

序言:你拍的不如他,是因为你爬得不够高
前言:西域之孤旅
喜马拉雅:一个人的行走
玉树—夏日寺—“中国第一湾”
雅拉香波神
隆子县—措那—达麻门巴乡—措那
措美—洛扎
色喀古托寺
岗巴县—日乌乡
“陆路孤岛”陈塘
珠峰脚下
珠峰—吉隆沟—仲巴
冈仁波齐神山
古格遗址—札达
狮泉河—扎西岗—印度河出口—扎西岗—狮泉河
记忆·片断
可可西里·2006
通天河·2006
长江源·2007
雪山冰川·2005
后记
李国平户外活动纪实

精彩书摘

玉树—夏日寺—“中国第一湾”
以前还没有外地人来过夏日寺,我是第一个。
我是第一位来到这里的外地人!
我是第一个拍摄到如此壮观的“中国第一湾”的摄影师!
两公里的草路,感觉还行,但一爬山路就感到器材沉重,肚里又空空如野,明显地感到有些吃力。随着高度的变化,我每移动一步,视野都明显不同。爬上一个小小的山脊时,昨日在桥边看见的通天河,开始呈现出它壮观的S形轮廓了。
一小时过去了,太阳快出来了,脚步却不愿意为拍这小S弯而停下,因为上面有更美的视角等着我。于是一心往上爬,三步一回头,两步一停脚,喘着粗气,艰难抬步。远处山脊后,通天河在大地之上勾勒出的蜿蜒曲线,已经随着我的高度的增加,愈发显得壮美了。
——它是2007年冬季我在谷歌地图里曾经见到过的图案!这个让我三年来魂牵梦萦的壮丽景观,今天终于出现在我的眼前!这个地震期间我也曾寻找、却未见踪影的绝世美景,今天终于展现在我的面前!我的眼眶湿润了,热泪顺着脸颊流下。
70度陡坡的草地上开满了野花,脚下的山峦层层叠叠,山间云雾似飘带薄纱,浮云点缀山间缓缓流过……山下的夏日寺和我们的营地洒落在一片绿地毯中,寺庙后的山脊下,通天河像天河间的彩带,在其身后千回百转……我久久地站立,置身在这宇宙诸多美景齐聚的绝世美景下,在心间默默地吟唱:我深深地爱着你,这片多情的土地……
心中流淌的歌声催促我勇往直前。趟过铺满鲜花的山坡,爬过60度的斜坡花地毯……在一处倾斜约50度的岩石碎屑坡,我突遇一场心惊肉跳的灾难——当我一脚踏上一块碎屑滩时,突然间,上下石滩整个往下滑落;我无依无靠,身体跟着向下滑,却见下面的坡度越来越大,再向下去,就是接近百米的悬崖……此时,碎石组成的河流流淌得越来越快,直向悬崖奔去……我踏在这石流之中,感到无比的渺小和无奈!刚才那番浪漫情怀倏地被恐惧和绝望彻底覆盖,心里明白滑向深渊的结局将不可阻挡……我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我感到自己突然停下了。睁眼,发现自己在一块突出的岩石埂上停了下来,而前面3米处,就是悬崖!而碎石滩从岩石埂边、从我身边,继续滑落……啊!我得救了!感谢上苍!感谢这佛门净地!
狮泉河—扎西岗—印度河出口—扎西岗—狮泉河
“……你知道你差点引发中印边界擦枪走火的战事!
我们可以以叛国罪把你抓起来!”
我争辩说:“这都是地图惹的祸。”
班长说:地图没有惹祸,而是我们的国土被对方侵占着!……
离开扎西岗村,沿着狮尔河,也就是印度河而下。天色已近黄昏。想赶在天黑前到达流出国界的地方。这河平淡无奇,流淌舒缓。昆沙河谷里,极少有人,路上只见一辆边防军的勇士越野迎面驰过,河谷不断地出现边防军的瞭望哨。
从地图上看,我已经走了90多公里,应该还有26公里才到边界。可是河流顺着山谷继续向前流淌,而公路却左拐进入一个山谷,其中一条小河流挡住了去路,左岸似乎出现了冰碛公路。将车开上去,路异常颠簸。走不多远,便见一处栅栏,像是牧民拦牛之地,铁栅栏门倒在地上,没有关上。抬头看见河的对岸有一条公路,还有车辆掀起的尘土,心想这是通向边界的路吧?便打主意把车向上开,在合适的地方过小溪,绕到对岸的公路上去。但是,越向上开,路越烂,开到一处,见对岸有一所房子,离我只有50米,但中间仍隔着小溪,过不去。又见对岸的山脊上有很多石头砌成的方塔,山脊后面有一座大山,半山腰上有一条路,我估计自己得绕到那山腰上的公路上去。一看地图,还有20多公里才到边界,不到黄河心不死,都已经开了100多公里了,剩下20公里不走,觉得很不划算,再说张超音正等着用这些图片嘞!一咬牙,继续往上开,挂上四驱。一档很吃力,路变得越来越窄,山谷看不到尽头,也不知什么地方能进去,尽头是高耸的雪山,我想算了吧,这样的路实在没办法到边界,真走完这20多公里,可能车就坏了,后面的行程就没办法完成了!于是我决定立即返回。
天快黑了。好不容易把车头调过来,决定拍张照片作纪念。看见对岸山脊的石料方形塔,心想这些玛尼石堆做得真整齐,规格大小都一样,宗教的法力无穷啊!于是端起相机准备拍摄,突然看见方形塔建筑里有人在走动,一个人从里面出来,手里端着一杆枪,定睛一看,竟是印度人。我突然反应过来——对岸是印度!小溪流是边界!山脊上的方形石屋是印度人的碉堡!我到了边界线上!那石屋里有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我,我吓得屁滚尿流地往回逃。
那一刻我在心里想:如果我犯了叛国罪,也是因为张超音给我惹的祸!这下已经顾不得路有多烂了,就是车被颠得散了架,就是车被报了废,也顾不上了……咕咕咚咚地冲下山到了平坦的路上,前面就是那道我原以为是牧民拦羊的铁丝网。刚才那铁栅栏不是开着的吗?现在怎么关上了?一踩油门冲了过去,是不是国界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过了再说。
过了之后,心里还在砰砰作响。拐过一个弯,停下来,伸出窗口回头一望,对岸山脊上我原以为的宗教祭祀堆,居然都站着印度兵。缓了一口气,开着车往回赶,山头上的中方瞭望所里,战士正拿着望远镜在看着我,然后两个战士向我走过来。
……

前言/序言

 序言:你拍的不如他,是因为你爬得不够高
  单之蔷/文
  女人为什么要保留一张她年轻时的照片呢?既是为了怀旧,又是为了虚荣:“我年轻时是很漂亮的。”这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中的一段话,这段话说出了摄影为什么存在和一直被人们喜爱的理由:留住过往,制造永恒。
  但是假如被拍摄的对象,不是像女人一样易于变化,而是本身就很永恒的话,那还需要摄影吗?譬如:山川与河流。
  现在我正在看李国平的图片,他让我给他的画册写序。图片上全是些大山或者河流。这些东西存在千万年了,他们很少变化,或者说变化得很缓慢,不是我们人类的生命所能衡量的。那么我们有必要保留它们的影像,并出版画册吗?我在问自己。
  为什么摄影大师中很少有风光摄影大师,为什么风光摄影在摄影艺术中处于很边缘的位置?据说有位评论家对中国那些风光摄影大师一言以蔽之:那些傻拍大山的人。
  看来,风光摄影师之所以不受摄影评论家待见,是因为他们不能制造永恒。当他们拍摄的影像腐烂成泥时,他们的拍摄对象还完好如初。
  但即使我明白了这些道理,我还是喜欢李国平拍摄的那些大山与河流,我总觉得他拍摄的这些东西里面有某些珍贵的东西。他的影像里面珍贵的东西是什么呢?出于职业的原因,我看图片除了常规的看法之外,有时我看的方向与大家不同,大家是看图片中的被摄物。我是调换位置,从图片里被摄物的角度向外看,我把被摄物拟人化,想象那些被摄物也是摄影师,他们在拍摄影师,他在看谁在拍?这个拍的人怎样?那么当图片里的大山按动快门时,它拍到的是什么呢?当我这样换位后,我把李国平的图片拿来,每一张都这样来一遍,让大山或者河004流来拍摄影师——李国平。这样每按动一次快门,我就得到一张图005片(当然是想象中的)。我把这些图片整理一番,寻找我要找的东西,这样做的结果:我似乎找到了在李国平的影像中所潜藏的珍贵的东西。
  这个东西是:在场,或者说在场的珍稀性。李国平在场的地方,其他摄影师缺位。以往摄影的珍稀性,看重的是某个时刻的珍稀性,我们说一个摄影师伟大,往往说他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某个珍稀的瞬间。但李国平的影像价值在于位置的珍稀性,他站到的位置,千万年了,从未有摄影师出现过,今后也很少会有。
  任何图片的产生,都有摄影师在场,这是无疑的。但是在场有珍稀和寻常之分,比如拍摄庐山、黄山、泰山,拍摄天安门、长城,摄影师在场是很容易做到的;但是假如站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大山上,拍雪峰、冰川,或者到达某个摄影的角度,却是要付出极大的艰辛和危险的,那么这时摄影师的“在场”就很珍稀了。
  我在李国平的图片中看到了十分珍稀的“在场”。长江上游称金沙江,金沙江的上游称通天河。大家都知道有个所谓的长江第一弯,在云南境内一个叫奔子栏的地方。金沙江在这里拐了一个状如希腊字母Ω的弯。无数人拍过这个长江第一弯,因为这里紧邻公路容易到达。但是李国平的一张图片告诉我们,这个弯还没有资格叫长江第一弯,在金沙江的上游通天河有一个弯,才有资格叫长江第一弯,他拍到了。
  整个通天河都在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上流淌,人迹罕至。找到这个弯已经属于探险了。何况还要爬上比通天河还要高许多的岸边的山头上,选取一个能够把整个弯全部摄入镜头的制高点,太艰难了。去过青藏高原的人都知道,有高山反应的人就不说了,即使没有高山反应的人,在高原上攀登高山,每一步心脏都像要跳出来一样,为什么登山的人在距离顶峰几百米的距离,还要设一个营地,而不直接冲顶,原因就在于每一步都很艰难。李国平发现了长江第一湾很兴奋,但是开始时他拍的几张图片都不理想,因为角度低,要想拍出好片子,必须爬到高山上。他在日记中记录了爬山的过程。在横过一个流石滩时,他的到来,打破了陡坡上流石的平衡,流石开始带着李国平像河流那样向下流动,下面就是深渊。李国平闭上了眼睛。当他睁开眼时,他还活着,原来一棵枯死的灌木挡住了他。这样的经历获得的图片无疑是珍稀的。看了这样的图片,不了解内情的人,会说这有什么,不就是一条大河拐了一个弯吗,是的,但是这条大河在这个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拐了一个弯已经千万年了,这却是第一次在这样的角度与人遭遇,进入人类的视野。甚至可以想象在未来千万年,也很难再一次与摄影师相遇在那个位置,那个角度。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抱歉,为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