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侦探/悬疑/推理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 PDF电子版

本书作者:王强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
出版社:时代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9-02-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8-02-07 00:00:00
ISBN:10806886
下载统计:340
TAGS: 王强 故事 悬念 希区柯克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集 PDF电子版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希区柯克在生前就被公认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电影导演,却从未获得过奥斯卡最佳导演奖,虽然曾经获6次提名。1968年获特殊奥斯卡奖,同年获美国导演协会格里菲斯奖。1979年获美国电影研究院终身成就奖。
希区柯克所贡献给电影艺术的,绝对不仅仅是纯电影的技巧。就像他的电影中的人物往往有多重人格一样,希区柯克的电影人格也是多重的。他是悬念大师,也是心理大师,更是电影中的哲学大师。很少有人能像他那样如此深刻地洞察到人生的荒谬和人性的脆弱。在精心设计的技巧之下,我们看到的是一颗在严厉的天主教家教之下饱受压抑的灵魂。希区柯克的电影,是生与死、罪与罚、理性与疯狂、纯真与诱惑、压制与抗争的矛盾统一体,是一首首直指阴暗人心的诗。他被称为“电影界的弗洛伊德”。
本套书所汇总的故事,均根据希区柯克的电影和电视剧改编。

目录

借刀杀人
前言
借刀杀人
警官的副业
顶尖高手
死亡花朵
真真假假
失踪的钱
生日杀手
自作自受
临死前的推理
我永远是大老板
该死的是你
敲诈
钻石与气味
琳达
宠物公墓
向自己说再见
雾中陌生人
邻家的秘密
奇怪的律师
可怕的枪声
窃贼
死里逃生
黄裙子
人类的天性
小佛像
星期五吃肉
黑吃黑
死亡天使
陷阱
一箭双雕
背叛
连环套
致命的信
逍遥法外
一个谨慎的杀手
第三个电话
最后一搏
解脱
倒计时
她不是我母亲
第二次机会
最后的证据
深闺疑云
恩爱夫妻
冬季逃亡
雇工
海滩之夜
黑帮老大
惩罚
龙卷风
珠宝设计师
坦白
危险的旅行
报复
姑妈
慰问信
五千元
拳击高手
与杀手为邻

双重杀手
双重杀手
病人与杀手
离婚协议
第八个受害者
逐鹿
最后的安眠
死亡脸孔
赛车冠军
罗马惊艳
陷阱
串门
第三种可能
红粉女贼
头颅的价格
真实情节
二比一
自首的黑帮
患难夫妻
罗网森森
粗心大意
三角游戏
百叶窗
狼狈

出清存货
两伙伴
罗宾汉的故事
暴露的密码
邂逅
出狱
罪与罪
冰处女
爱神光顾
油价涨了
美梦之屋
空包弹
疯狂舞伴
不在现场的人证
百密一疏
按摩女之死
爱情勒索
窗帘后的男人
“大人物”和小事情
财迷心窍
大学生之死
公平的陷害
菲尔曼太太失踪之谜
假释的人
风流寡妇
懒洋洋酒吧
老手与雏儿
两难的举认
裸体女郎
梦的启示
潜伏在身后的老虎
女人的直觉
弄巧成拙
千里眼
失踪的作家
三十万元绑票案

金蝉脱壳
前言
金蝉脱壳
线路的尽头
兄弟情谊
伦敦的夜游神
科拉的突袭
一杯草药茶
故地重游
被推迟的审判
本月骗子

多此一举
假发匠之死
林中木屋
挑战
寻找米利肯大街
意外
永远的决斗
银色镶边
私人战争
超级骗局
信仰的力量
第六个逃犯
池塘里的眉笔
不对劲儿的车
副经理秘史
花生仁儿
化妆间里的眼药水
机舱里的钟声
守护神
贾丁舅舅
妈妈的金戒指
惊弓之鸟
复仇女侠
口袋中的交易
老好人
丽塔的布娃娃
漏网之鱼
谋杀计划
奇怪的凶器
奇遇
一汽车后座上的手
警官的家务事
窃贼的浪漫史
山里的蘑菇
姑妈回城
失去记忆的人
漏洞
偷梁换柱
星期三班车
椰子糖
冤案
丈母娘的电话
不愿离开牢房的人
连环杀人案

犯罪现场
前言
犯罪现场
我能杀死你
连环命案
僵尸皇后
天衣无缝
一笔勾销
侥幸
私密生活
循循善诱
上帝派来的魔鬼
小女人
忠贞不渝
撞个正着
芳林迷踪
诱惑
鸟已飞去
破碎的象牙
冲洗洁净的尸体之案
椅子
一个常见的错误
机密情报
谢幕的掌声
偶然的因素
陷害我于油画之中
待玩的游戏
瓶中的魔鬼
我想当一个侦探
脱险公司
沙漠搭车人
电影魅力
福奇先生篱笆的秘密
烈火中的公平
杀手警探
圈套
弄巧成拙的凶犯
小屋谋杀案
幸运钱包
蜡像馆
幻境
午夜
求你杀了我吧
六万块
胜算
毒蛇
爱是毒品
自由
大鱼难钓
漫漫归乡路
什么都可以叫做艺术
打退堂鼓的人
全盘招供
重大谋杀
午夜追踪
私人侦探
深闺疑云
西北偏北

精彩书摘

《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
我们来到路卡前时,已经快半夜了。大雨下个不停,在卡车车灯照射之下,像玻璃纸一样发亮。
警察把路卡设在离急转弯大约五十码的地方,所以你在远处看不见,只有绕过这个转弯后才能看见它。两辆警车成V形朝北停着,整队和我们,还有两辆在二十码外,成V形朝南停着。四辆警车都开着车灯,在潮湿、黑暗的夜空下,车灯像探照灯一样互相交叉着。在四辆警车中央,放置着两个巨大的木制临时路障,上面的红灯一闪一闪的。
我轻轻的一踩刹车,我们的卡车慢了下来。那孩子从座位上探过身,恶狠狠的用猎刀顶住我的肋骨,低声说:“听着!你要是敢乱说一句话,我就宰了你!他们会抓住我,但我会先捅死你!”
我扭头瞥了他一眼,在路卡昏暗的灯光下,他脸色苍白,腮帮和下巴上胡子拉碴的,有三四天没刮了;实际上,他并不是一个孩子,但给人的印象却像个孩子。他长得高大、瘦削,一绺黑发垂在前额,上身穿这一件皮夹克,下面是一条沾满泥巴的粗布斜纹裤子,脚下蹬着一双高统靴,看来像是从货车上跳下来的。
十五分钟前,在距BC镇四英里的地方,他劫持了我。大雨已经持续了三天,路面非常糟糕,有一段三百码的路段,积水达二三英尺深,我不得不放慢车速,缓缓通过。就在这时,卡车乘客座位那边的门猛地被拉开,这孩子跳上车,右手握着猎刀,喝令我不许声张,继续开车。
我别无选择,只能继续以四十公里的时速慢慢穿越那段积水区,我在心里揣摩,这孩子为什么要劫持我和卡车呢?他犯了什么罪?他是从哪里逃来的?他眼中的神情很古怪,我可不想惹他用猎刀捅我。
现在,我把卡车停在离警车十码的地方,右边有一小片空地,你可以在检查完后倒车,但是,一位穿黑雨衣的警察正站在那里,我认为他手里正端着枪,不禁紧张的呼吸都困难了。
一辆警车的前门开了,两位穿这同样雨衣的警察下了车,朝卡车走来。一个走到车灯光线之外,站在黑暗中监视着我们,另一个圆脸的走到我的车窗前,手里拿着一个小手电筒。
我摇下车窗玻璃,他打开手电照着车厢,我在灯光下眯起眼睛,装出一副迷惑不解的样子。
“警官,出什么事了?”声音很不自然。
“你们去哪儿?”他很严肃的问。
“去桑诺。”我说。
“这么晚了,到那儿干嘛?”
“我去接我太太,她的火车半夜才到,她妈妈上星期病了,她去照顾她妈妈去了。”
他点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迈克。”
“带驾驶执照了吗?”
“当然带了。”我说。我从屁股口袋里掏出皮夹打开,高高举起。他用手电照了一下,点点头,然后把手电光照在那孩子身上,那孩子紧张的抿着嘴,把刀藏在右腿和车门之间看不见的地方。
警察问:“这是谁?”
“我侄子杰里。”我立刻回答。
“他也住在格兰吉路吗?”
“和我们住在一起。”
“格兰吉在BC镇的郊区,是吗?”
“是的。”
“你们今晚出发后,又没有碰到什么人?”
“你是指什么呢?”
“有没有看见人在路上游荡或者是要搭便车的?”
我吸了口气,“没看见。”我对他说。这时,我脑子里产生了一个念头,但一想到它,我就浑身冒汗。虽然这样,我还是准备试试,我不停地想起那孩子手中的刀。
我的左手本来是在我的肚子上的,现在我开始慢慢地向车门把移去,每次一寸。我努力装出很平静的样子,问:“警官,为什么要设路卡?发生什么事了?”
“大约三小时前,有人在BC镇抢劫,”警察回答说,“抢劫了一位从芝加哥来的钻石推销员,抢走了价值两万元以上、未切割的钻石。那个抢劫犯一定知道推销员的行程,或者可能从芝加哥就一直跟踪他。”
“你知道那个抢劫犯是谁么?”
“还不知道,”警察说,“但我们知道是一个男人,单独一人,开着一辆偷来的车,那车停在推销员住的旅馆后面,他用一根灌铅的棍子击倒推销员,但活儿干的不利落,推销员苏醒过来,开始大叫,叫声引来旅馆的经理和几位旅客,歹徒从后门逃走了,没人看清他,连推销员本人都没看清。”
现在我的小指已经摸到门把手了,我得让警察继续说话。“嗯,如果这位强盗开的是偷来的汽车,那你们为什么要拦住我们这种普通的车辆呢?”
“他不开那辆车了,”警察说,“他逃离旅馆二十分钟后,我们发现汽车被扔在一片树丛中;那里没有房屋,什么也没有,所以我们知道他至少要徒步走一会儿。但他可能再偷一辆车,或者假装搭车而劫车。”
“天哪!”我轻轻地呼了一口气,但是我可以感到我的肌肉紧张地抽紧了,我整个左手都落在那个门把上,我的手指紧紧地扣住它。我只要向下按就行了,但是,我不知道那孩子的刀有多快,我意识到,在我和警察谈话时,他一直紧盯着我。
“叔叔我们该走了,”那孩子突然开口道,他的声音充满了紧张不安。“我是说,如果警察先生放行的话,我们得去接婶婶——”
他没有说完,因为他说话时,视线从我身上移到警察那里,看看警察对他说话的反应,我需要的正是这一空挡。我按下门把,使尽全身力量冲下去。门猛地向外打开,把警察撞倒在雨地上。我左肩着地,顺势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嘴里大声喊道:“就是他!他就是你们要找的人!他拿刀上了我的车!就是他!”
我滚离路面,翻滚过路基,停了下来,转回头看那卡车。那小孩正从车门出来,手里握着猎刀,那个圆脸警察侧身躺在路上,伸手从雨衣里往外掏枪,同时另一只手打开手电筒。接着,又有两个手电筒亮了起来,警车的门也猛地打开,人们在大雨中奔跑、大叫。
那孩子终于跳了出来,站在卡车旁边,恶狠狠的四处张望,手里挥舞着猎刀。圆脸警察开了两枪,另一个警察开了第三枪,那孩子到下,不动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站起身,警察们围在那孩子身边,低头看着他,我也走过去,站到那个圆脸警察身旁。我用颤抖的声音说:“我在几里外的积水区慢慢开车时,他冲上我的汽车,拿刀对着我,不许我声张,他的眼神非常古怪。”
圆脸警察严肃的点点头。“迈克先生,你刚才很勇敢,”他一手搭在我肩膀上,“他很容易伤害到你。”
“从她的眼神看出,他过一会儿就会动手的,”我说。“我觉得,最好还是在这里冒险拼一下。”
一位警察跪在那孩子身边搜索。“什么也没有,连皮夹也是没有,口袋里干干净净的,更不用说钻石了。”
圆脸警察说:“吉尔,到卡车上瞧瞧,”然后他问我:“他跳上车时,有没有带什么东西?”
“没有。”
叫吉尔的那个警察用手电筒照照卡车,然后摇着头回来了。圆脸警察问我:“你记得他劫持你的确切地点么?”
“当然记得。”我说。我告诉了他那位置。
“那么,他一定是把钻石放到那里的某个地方了,雨小点后,我们派人去搜索一下。”
他们从一辆警车上拿来一条毛毯,盖住那孩子,然后用无线对讲机通知BC镇的警察局,说他们已经抓到抢劫钻石的人,要他们派辆救护车来。
圆脸警察和我上了他的巡逻车,他录了一份我的口供,我签了字后,说:“我可以现在去桑诺么?我太太一定已经等急了。另外,我也需要一杯酒,镇定一下。”
“当然可以,”他说,“我们需要你的话,会跟你联系的。”
我想他道别,上了卡车,慢慢转过路卡。然后驶入大雨滂沱的黑夜中。过了五里路后,我的护膝才渐渐正常,不那么紧张了。
我仍然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逃脱了。
首先,我打那个推销员打得不够狠,他醒来后尖叫。其次,那辆该死的轿车出了问题,我不得不扔掉它。最后,我来到一家农舍,绑住那位真正的迈克,塞住他的嘴,偷走他的皮夹和卡车,接着,半路杀出那个傻小子。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但现在这已经无关紧要了。我确信不疑的是,他迟早会向我动刀子的,所以我才要借刀杀人,在路卡边冒险,正如我向那个圆脸警察所说得那样,最好在那里冒险拼一下。
价值两万元的钻石就系在我的腰间。
警官的副业
那时的曼哈顿,妇女们都不戴真的珠宝首饰。她们要么戴廉价的仿制品,要么干脆什么都不戴,因为担心在从舞会或宴会回家的路上,遭到抢劫。所以,那天晚上我在华都饭店休息室打量那些参加慈善舞会的客人时,并没有指望发现什么真的珠宝。
突然,我的眼睛一亮,一位美丽的女士从旋转门走了进来,她雍容华贵,光彩照人。她穿着一件金色的晚礼服,就像梦中的女神一样,令人神魂颠倒。然而,引起我注意的,不是那可爱的脸庞,或诱人的身材,而是她美丽脖颈上的钻石项链。我已经多年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钻石了。我马上认出那是真钻石。她不是那种戴假钻石的人,她已经够漂亮了,无需借助钻石的光芒。既然她戴那项链参加舞会,那就一定是真的。
见到猎物后,我立刻离开休息室,同时心中已经想好了下一步的行动计划。经验告诉我,这种慈善舞会一般都在午夜前结束,到那时,我已经万事俱备了。
回到公寓,我找出手枪,装上八字胡和假鼻子,在这种场合,我总是这样打扮的。我本想一个人干,不要山姆或其他人来帮忙,但是,在这么一位可爱的女人面前,她身边的护花使者可能会充当英雄,那样的话,就可能会闹出人命。
于是,我决定带山姆一起前往,这样至少在我下手取钻石项链时,他可以看住那个男的。这样我就要多花一千元,但为了万无一失,也只能这样了。
我拨通山姆的电话,听到他熟悉的声音。
“喂,你好,老兄。生意怎么样?你一个人干,不要我了?”
“山姆,今天晚上我需要一个人,大约需要干一个小时,也许连一个小时也不用。”
“没问题,老兄,咱们是老搭档了。”
“五百?”
“带不带硬家伙?”山姆问,他所谓的“硬家伙”指的就是手枪。
“带。”
“那你得给我一千元,老兄,”山姆说,“你是知道行情的。”
我早就料到他会提出这个价,但我还是故意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好吧,反正我需要你。”接着,我告诉他具体该怎么做。
慈善舞会结束后,客人们开始离开,有的走向雇来的汽车,有的等着门卫代叫出租车,这时,我正在饭店外面等候。
事情的成功与否,要看各方面的配合。如果山姆按计划行事的话,他半小时前应该已经偷得一辆出租车。现在,他偷来的出租车应该停在59街过去、中央公园的入口处,等待我的信号。在这段时间内,希望警察没有发现这辆失窃的出租车。以后就要看山姆的驾车技术了。
我希望戴钻石项链的女人会和一大群人一起出来,站在那里等候出租车。至于位置嘛,那是可以算出来的。假设她和陪伴的男士排在第四,山姆就可以毫不困难地开到第四个位置。饭店前汽车也不可能排长队的。他们必须从59街拐过来,或者从公园驶过来。但无论从哪个方向驶过来,以山姆高超的驾驶技术,完全可以抢在别人之前,按我们的计划行事。
如果那位女人自己有车,我也有对付的方法。山姆可以用他的出租车接我上车,两人一起跟踪他们。但是,我希望我们能把他们接上出租车,至于陪伴她的男士,我相信是很容易对付的。
等了三十分钟后,我开始不安了。大部分客人已经离去,门卫招呼出租车的哨声,逐渐减弱了。我紧张地抽着烟,同时捏着口袋里的假鼻子。我呆在这里的时间越长,被认识我的警察认出的机会就越大。
这时,我又看见她了,她像个大明星一样从台阶上走下来。我两眼盯着钻石项链,竟忘了向山姆发信号。她前面有两对夫妻,但他们似乎是一起的,也就是说,他们四人只要一辆出租车。我回头一瞥,举起一只手臂,好像活动一下手臂一样。这时,我看到山姆的车子滑过59街,驶向饭店的人口处。
他排在第三!那么戴钻石的女人会坐进他前面的一部!
“对不起,”我突然开口道,同时冲到那女人和她的男伴之前。
“怎么回事?”男伴不满地说,“该轮到我们了!”
我钻进车中,砰地关上车门。我们车子离开时,我看到他们转而坐进山姆的汽车。
“去哪儿,先生?”司机问。
我没有回答,等着看后面的汽车开向哪里。
它从我们旁边开过,向东上了58街。“上58街,”我说,“跟着前面那辆出租车。”
“你是说跟踪他们?”
“只要跟着就行了。”我不能按原计划上山姆的车,不过,这样也许更好。
……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抱歉,为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