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中国当代小说

陶城里的武士四四 在线下载

本书作者:周嘉宁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3-01-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7-11-29 00:00:00
ISBN:9787533917432
下载统计:450
TAGS: 周嘉宁 四四 城里 武士
陶城里的武士四四 在线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陶城里的武士四四(萌芽小说族)》作者周嘉宁的扎实无与伦比,并且她在各方面的努力令人欣喜。她是一个真正的小说作者,同时是一个好玩小说的好玩作者。周嘉宁,出生于1982年2月的上海,现在复旦大学文科基地班3年级就读,2000年获得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2001年出版小说《流浪歌手的情人》坚信没有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

《陶城里的武士四四(萌芽小说族)》是一部非常放松的小说。这是一种令人嫉妒的状态,尤其是当作者在诸如语言和细节的把握上都已经做得十分出色的时候。感觉上如今的她一直都在尝试不同的文风,从最初淡然的文字到现在甚至有些魔幻色彩的小说,都会给你惊喜。

精彩书摘


有一天晚上我很焦灼很焦灼的,我赤着脚跷着大脚趾在房间里面来回踱着步子。从遥远的地方有垃圾和树叶混合在一起燃烧的味道传过来,是浓浓的伸着小爪子的灰烬,它从某个不为我所知道的地方慢慢地铺展开来,勒紧我的脖子,从我试图呼吸的嘴巴里钻进我的身体,现在我的身体里面全部都是这样伸着小爪子的灰烬,这一切糟糕透顶。
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兴奋的,我很久没有兴奋过了,我只是焦灼。
我的最后一根香烟是断掉了的,我用右手凶狠地把香烟盒子给捏皱,骨头发出咯吱咯吱的打架的声音。我穿起一件你拉在我这里的厚重的黑色海军大衣,把扣子全部死死地扣起来,像一个勇敢的女战士那样去街对面的胭脂店买烟。我是个勇敢的女战士,我穿着海军大衣,腰后那节脊椎骨偏右一点点的地方别着一把刀。我住的地方是一座空旷的废弃的工厂,这个地方就和陶城一样寂寞并且充斥着金属的味道。楼梯是半悬在空中的生了锈的,沿着工厂的铁皮外壳子螺旋地下降,每踩一脚,被腐蚀过的扶手和台阶上的铁锈就索索地在黑暗里往下面落,隐没在空气里。我弓着身体往下走,灰烬的味道弥漫在我周围,我的右手又神经质地紧张起来。
现在我稍微镇定了一点,我背靠在胭脂店的门板上面,那里的锈斑在你的大衣上面磨蹭着往下面掉掉掉掉掉。今天的天空是玫瑰红色的,我抬起头看天的时候顺带便看到了高高的灯塔。我对站在门板后面的小蓝毛说:“一包香烟。”
“今天你再给我讲一个故事吧。”小蓝毛黑着眼圈凑近我。
“今天我没空。我要去爬灯塔。改天吧,我给你讲一个能让你兴奋得睡不着觉的故事。”我擦着了一根火柴,一股令人激动的硫磺的味道钻进鼻孔里面。
现在我要去爬灯塔了。我常常担心我会死掉,这你知道,我常常在你的头颈里面嘟囔着我要无聊死了我再也激动不起来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就这样无聊地死了。你从来不理会我,你像做梦般地看着某一个我无法企及的地方,那么现在我要去爬灯塔了,我希望自己会紧张得簌簌发抖,我渴望颤栗着从上面跌下来,一头撞在地上。生命是美妙的美妙的美妙的,我在心里面喋喋不休,这是你痛恨的喋喋不休。
后来我变成了一只穿着海军大衣的黑颜色的猫,我像只猫一样地前行,轻手轻脚地爬上灯塔,风忽忽忽忽地吹着,远处垃圾和树叶燃烧的灰烬钻进我的眼睛,我硬是没有流出眼泪可是却流了很多很多的黏糊糊的鼻涕,我使劲地在爬灯塔的同时抽着鼻子。我的手紧紧地拽着生满铁锈的架子,一只靴子的鞋带松掉了我没有理会。说实话,我希望自己被自己的鞋带绊死,左脚踩右脚或者右脚踩左脚,身体在半空中失去重心,你们都以为我像个勇敢的女战士般地纵身纵身纵身纵身,你站在下面骄傲地看着我纵身,你会伸开双臂接住我吗?让我像个真正的勇士那样倒在你的身体里,让我看到你骄傲的微笑。
陶城缓慢地展现在了我的睫毛底下。
我终于爬到了灯塔的顶端,现在我坐在最最高的那根杆子上面,睫毛底下是空落落的陶城,带着浓重烟尘的风从四周笼罩过来。这是一座到了夜晚就没有了灯光的城市,没有建筑,只有废弃的工厂,轮船,成堆的废铜烂铁,巨大的仓库,到了夜晚它们看起来像很久很久以前的令人兴奋得睡不着觉的故事。天空中的玫瑰红色剧烈地蔓延,当我爬到灯塔顶端的时候我才看到原来整个天空都是玫瑰红色的,而那些壮烈的空旷的铁块的阴影沉寂在黑暗里面,纹丝不动。
我坐在陶城的灯塔上面,感觉烟尘和风,无法企及的黑暗。
于是我想起了那个非常久远的黄昏,你和我来到陶城,你穿着一件黑色的海军大衣把扣子死死地扣住,肩膀平直,我穿着一双鞋带常常会自己散开的靴子,我们甚至都没有带包,我们的脸上瞬时就布满了烟尘,这让我们兴奋地尖叫起来,我们像两只掉毛的猴子一样手舞足蹈跳着圆圈舞,嘴巴里面发出压抑的呀呀的声音。那是个美妙的美妙的黄昏,有一个伟大的布满了烟尘的太阳夹在两艘长着蘑菇的万吨轮的中间,一个断裂的氧化的旗杆从中间把它刺穿,流出来的玫瑰红色的血全部都落在我们的眼睛里面。我们抱在一起亲吻,吧唧吧唧地亲吻。
现在我想起了这些。
陶城的夜晚总是异常地漫长,我抽掉了半包香烟,开始感到喉咙里面冒出黑颜色的泡泡,它们咕噜咕噜地争先恐后地从我的身体里往外面逃逸,后来很后来很后来,太阳才慢慢地出来。太阳从一个废旧的仓库后面滚落出来好像夜晚它就被封存在那里,它微弱的光芒里还残存着汽油的味道,它是一个伟大的太阳,我总是觉得陶城拥有一个伟大的太阳。
眼泪和鼻涕一定一起邋遢地流了出来,废铁废铁,这里和那里,到处部是废弃的铁堆积在一起,这里和那里,到处都是生活在废铁里的人们和蘑菇和污水,我感激这一切,还有那里那里那里,你看到了吗看到了吗?那个废弃的锅炉厂,那里是我的家,一块美妙的黑颜色的烟尘此刻正缭绕着我的窗户。
我坐在灯塔的顶端想,陶城又是新的一个工作日,连陶城的人也都是要工作的。

嗯,嗯。
嗯。
嗯,嗯。
每个早晨都是这样的,非非从张五的胳膊里面把乱糟糟扁塌塌的红头发找出来。张五睡着的时候无疑和一只红着耳朵的猴子没有很大的区别,他的眼睛被掩盖在了长长的睫毛下,这让他看起来软绵绵的像一只刚刚出生的小猴子,发出嗯嗯的声音,其实张五是很凶狠的一个男人。非非裹着一条被子跳啊跳地跳到电脑前面。早晨陶城的风很大的,把烟尘聚集而成的云朵吹来吹去,非非把遮住房间大窟窿的铁丝网移开,就看见外面一块巨大的烟尘笑嘻嘻地向她移动过来,她低下头烟尘就向躺在床上的张五飘去。张五在睡梦里磨着牙齿,身体抽搐般地来回转动。
非非从被子里把脚趾伸出来推了一下鼠标,电脑醒过来了。昨天晚上张五玩一个杀人游戏玩到天开始露出玫瑰红色的时候,现在电脑屏幕上面是残存着的死人的头颅,血都已经流干了。非非重新按了Start键,从被子里伸出右手控制鼠标,再用鼠标控制一把枪。天气真是凉哪,她裸露在空气里的手臂上生出很多细小的疙瘩。现在有个穿着黑衣服的敌人向她奔跑过来。
“开枪啊!”已经晚了,她在一瞬间就看到自己倒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儿。
“笨蛋。”张五醒转过来了,他把脑袋露在被子外面,两片嘴唇夹住一根烟熟练地吞吐着。
“非非。”
“嗯?”
“有咖啡吗?”
“嗯。”非非裹着被子跳啊跳跳到储物架的边上。储物架是一个巨大的可以装得下三十个非非的大架子,她也不知道在很久很久以前这个大架子是干吗的,张五骗她说是装死人的,她不相信,她小时候见过装死人的架子,它们是用不锈钢做的。那是老早的事情了,那个时候她还呆在一个到处都是椰子树的城市里面,温温的暖暧的潮潮的城市,而陶城里几乎所有的东西部是生锈的,储物架上还长出很多小小的蘑菇张着它们几近透明的耳朵。非非对那些小耳朵心存恐惧,她觉得它们诡异而不可预测,在任何的地方近乎野蛮地生长着,陶城很少有植物,可是到处都是这样的颜色斑斓的小蘑菇,它们在生锈的陶城里如鱼得水般地过着滋润的生活。非非绕开长在她脚边的一堆蘑菇,从架子的顶部摇摇欲坠地拿下一只搪瓷的大口杯,里面还剩了三分之一冰冰凉的黑漆漆的液体。她把咖啡递给张五,然后在床沿坐了下来。太阳照在非非红颜色的头发上面,她有一个温柔的眨着眼睛的侧影。外面的烟尘在太阳底下飘来飘去。
“昨天晚上经过陶城全体公民表决,以决定性的票数通过在陶城第九次治理会议上提出的绿化方案,第一批树种很快就将运到这里,希望目前居住在废弃工厂和轮船里的居民为自己找好动迁的方向,我们将逐步把废弃的工厂和轮船拆除和炸毁,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陶城将再次恢复到它在几十年前的绿洲形象。”
邻居把收音机的喇叭接在一个很破旧的扩音器上,它居然神奇般地还能够工作。它现在开始放一段好听而忧伤的音乐,有一支蓝幽幽的黑管在早晨的陶城上空慢慢地吹着,非非坐在床沿上瞠目结舌的,她的头发也迅速在太阳里退色和枯萎了,哪能办哪能办哪能办呢?非非捏了捏张五的手指,他的手指热得像要烧起来一样。“我们怎么办?”她有点忧伤地看着张五。她习惯问张五这样的问题就比如说“我们今天吃什么”、“我们接下去干什么”或者“我们怎么办”。其实很多时候她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比如说她想吃麻辣烫,她接下去想窝在被子里面看一本小说,或者她现在想继续住在自己的这半截小轮船里面。这个半截的小轮船,是船的尾巴,那里有个很大的窟窿,他们装了门板,还有另外一个很大的窟窿,他们把它当成了一扇窗户,晚上就在那儿挡上一块铁丝网,风和烟尘一起从铁丝网往里面钻。可是她喜欢听那些结论从张五的嘴巴里面说出来,她觉得这样可以让她感到信心百倍,没什么好害怕的。
非非说:“我很喜欢这半个轮船的呢。”
“嗯,去他妈的,干吗要走?不走不走。”张五从被子里面钻了出来,肩膀裸露在外面,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真是个凶狠的男人哪。
……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如确需要请联系客服QQ: 27991708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下载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