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中国当代小说

永不凋零 电子书下载

本书作者:卫何早
电子书格式:PDF
图书页码:233
出版社:山东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05-01
推荐星级:
更新时间:2017-12-06 00:00:00
ISBN:9787532934805
下载统计:326
TAGS: 卫何早
永不凋零 电子书下载


图书简介

内容简介

《永不凋零》讲述了:新婚之夜,洞房花烛,锦被余温尚在,卫毓的新婚丈夫却已远走边关,但这样的冷情依然难挡她满心的期盼,她坚信日久生情,时间久了,对方总会发现自己的温柔美好,从此朝朝暮暮幸福的生活。于是在得知自己怀有身孕时,卫毓毅然决定远走边关寻夫,但得到的却是寡情至极的四个字:与我无关。卫毓黯然而归,从此与女儿相依为命,匆匆十年一晃而过。然而,女儿对父爱的渴求,却让她不得不踏上了千里迢迢的寻夫之路。十年都不曾有过交集的两人,接下来又将何去何从?

作者简介

  卫何早,2007年于晋江原创网连载长篇小说。已出版作品《侍妾生涯》。短篇小说《无憾》发表于零度空间杂志。



目录

第一章 十年如一梦
第二章 寻梦必断肠
第三章 格外凄厉风雨声
第四章 若得山野花开遍
第五章 颠沛流离时
第六章 好大雪,好冷心
第七章 错误的时间
第八章 风尘刻画你的样子
第九章 英雄和爱情
第十章 真假休得认真
第十一章 不胜唏嘘
第十二章 逼不得已
第十三章 素未谋面
第十四章 雅贼
第十五章 旁观者不好当
第十六章 又是一番别离后
第十七章 这该死的思念
第十八章 小别又重逢
第十九章 食色性也
第二十章 罪无可赦
第二十一章 休书抵万金
第二十二章 放爱自由身
第二十三章 虚妄的等待
第二十四章 一别三年秋色浓
第二十五章 难得平静
第二十六章 笙歌散后酒微醒
尾声 回忆里有你

精彩书摘

今日,是小毓九岁生辰。
问她有什么愿望,她答:“娘,我想见爹。” 这可难了,哪怕她要天上的月亮,我也造架梯子一步步爬上去,发扬愚公移山精神,可是她要爹。
是怪小丫头太不给为娘的面子呢,还是怪自己不争气?其实真要怪,只能怪孩子太可怜:长到九岁,也没见过亲生父亲一面。 “爹要打仗,前方凶险,去了会丧命。”我用亘古不变的道理去说服她。 她低了会儿头,才终于憋出了一句:“那我一个人去,不用娘陪。” “傻孩子,别乱想了,快去睡。”我摸了摸她柔软的黑发,苦笑。 女儿一向听话,所以便依言站起来,但就在快要进卧室时,她却忽而停下,也不回头,只是轻轻地道:“我真的很想看看他,别人都说我爹是英雄。我真的很想知道他是什么样子呀。”
“嗯嗯。”我点头附和道,“放心吧,他是英雄,好大好大的英雄,举国上下都指望他镇守边疆,抗击突厥人,没有他就没有我们今日的太平日子。”
丫头似乎很满意,打个哈欠,带着未了的遗憾去睡了。
可惜她把伤感留给了我。
天刚黑,我坐在窗前,睡意不浓,那一丝丝透进来的凉风吹在脖子上,痒痒的。夏末初秋,焦灼之气总算不再相扰,那年他出征时,也是这种天气吧。
屈指一算,整十年了。
十年没有见他一面,细算起来,其实只见过两次,一次还是在大婚当日,洞房之内。
掀开盖头,他平静如水的脸越发波澜不惊,但毕竟那时年轻,目光总能出卖一些内心想法:那压抑着的厌恶之情,我是留意到的。那晚,他整夜不曾说话,就连肌肤相亲时的爱抚,都是那样冰冷与麻木。
第二天,他接到圣旨,出征了。
我的出嫁也许从头到尾都是错误,所以老天爷告诉我:你错了。
我错了,不该傻到以为他对我有些情意,坚信着毕竟是拜过天地的夫妻,怎能一点也不关心,形同路人?眼下对我的冷淡,只因我俩不曾熟悉罢了。只要日子长了,他自然能发现我的好处,对我温柔体贴,与我相伴到老。故而当发现自己怀有身孕的时候,我立时赶去了寒谷关。
我要见到他,告诉他这自己也不知是喜是忧的消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在营帐里见到了他。
他还是那般波澜不惊的神色,高而不大的身形,俊而不俗的外貌,这次,连眼里的厌烦之色都没透出来,致使我误会了他的意思,以为他终于对我有些兴趣。
“相公,妾身已有身孕。”我含羞,微微低下头。
他双眉一皱:“你就是为此而来?”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
“知道了。”他点头,目光继续落在地图上,再没抬过,“你回吧。”
我愣在那里。
千里迢迢,一路风尘,当然不止这一句,我还有很多话要说,可是见他如此反应,我是厚着脸皮接着说呢,还是忍气吞声就此回去?
为什么会是这样?我的婚姻,我的将来,不该是这样!
得知我有喜,作为丈夫不该和我一样打从心底里快乐吗?他该抱着我,祈祷孩子快点儿出生,与我一起为孩子取名,不是吗?
良久,他像是知道我的挣扎,但却依旧没有抬首,只是缓缓道:“娶你是我父亲的意思,与我无关,我反对过,可惜没用。但我已有挚爱之人,与她今生不会分开。而且,嫁入李家也是令尊令堂的意思吧,所以这事情其实……与我无关。”
与他无关,他是我的丈夫,与他无关,又同谁有关?口口声声已有挚爱之人,我又算什么?
我的肚子里有他的孩子,至亲骨肉,血脉相连,这又算什么?
“李家几代单传,你肚里的孩子,免不了生下来,爹娘盼孙子这事儿,恐怕由不得你。”他叹了声,道,“卫毓,我李钲这辈子对你不起,今后,你受委屈了。”
脸上很凉,也许是泪,而我已哽咽难言,干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李钲,妄你还算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你以为三媒六聘、名正言顺的结发夫妻,是一语便能勾销的吗?”
“我能做的,仅限于此。倘若你有不满,回家之际,我写休书一封,你从此自由,可好?”他望着我,很是真诚。
我发誓这是今生所遇到的最大羞辱,一股怒气激得我跑出去,摔了多少次,自己都已经记不清了。只是之后的一年内,只要回想起当日的情景,就会气得心口疼痛。疼得多了,后来生孩子时反觉得家常便饭,见怪不怪。
小毓出生的时候,很是把求孙心切的祖父母郁闷了一下。
公公还好,婆婆忍不住就要口出怨言了,不过她也并不是当着我的面,只是不好听的话向来传得快,不知怎地,当事人也极容易得知。那时年轻,她不待见我,我也不待见她,于是一开始就维持着表面亲近的关系,等时间长了,便连表面也不复存在了。
自那次军帐见面之后,才总算明白了堂堂的相府,为什么会娶我这么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小吏之女进门--原来他们的儿子根本不愿回家,即使娶个公 .主回来,也是守活寡。而如今,李钲这般对我,我的家人会为我出头,得罪当朝丞相吗?此招不可谓不妙矣,耽误人家闺女一生,亲家
却还得感激涕零。
人心险恶,现实冰冷,偌大个相府,只有我与女儿相依为命,相偎取暖。
一灯如豆,晃悠悠燃到尽头,夜深了吧?
我吹灭残烛,到床边坐下,极薄的月光下,女儿的睡颜完美如牛乳,没有一丝瑕疵。
她习惯咬着下唇入睡,说了她多少次,还是不改。她额上的微汗粘着细碎的刘海,小鼻翼随着呼吸一扇一扇。
今晚闷热,该换床毯子了。我轻手轻脚地开柜,取出毯子为她换过,动作轻柔到极限,生怕惊醒小丫头。
其实知道这样过分体贴并不好,热一点儿冷一点儿都是正常的,小孩子不经历些,今后的日子长了,如何挺得住?只是事到临头总是容易忘记,不知不觉就身不由己地做完了,然后寄希望于下一次不要溺爱。
我只有她了,不对她好,又能对谁好呢?
挨着女儿躺下,这一天就算是过去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光不管你度日如年还是得过且过,依旧前进不息,留它不住。这平淡如水的日子,我很幸福。
没有丈夫,我有贴心乖巧的女儿,胜过男人百倍;没有繁琐的家事相扰,我依然过着充实的日子。女儿幼时,全由我一手带大,奶娘丫鬟一个不许沾手,事事亲力亲为。一把屎一把尿,一粥一饭,全是我的付出与心血,所以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孩子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就连睡觉也
是女儿从小跟我到大,离了彼此,我们都睡不着。
我将身子弯成虾米,凑到女儿身量未足的小身体旁:这样入睡,会有好梦。一个大人,把个小小的孩子当做最大的安慰,是不是太没出息?
呵,好梦…… 查看全部↓



下载地址

支持国家打击网络盗版行动,本书被下架处理,如确需要请联系客服QQ: 27991708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这里给我发消息

下载说明